第一章 莫名穿越

“吱——砰!”

刺耳的刹车声伴随着行人的尖叫,载满了货物的卡车撞上了花坛,大片鲜红的血液从车轮下洇出,马路上顿时乱成一团。

安澜从铺天盖地的疼痛中惊醒,额头上满是冷汗。

莫非今天是她的受难日?好好地走在路上竟然会被卡车撞……

等等!

她神情一凛,自己明明已经死了,现在怎么还能感觉到呼吸?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竟然坐在一顶狭小的轿子里,身上穿着的是大红色的罗裙,头上的珠翠随着轿子的晃动发出清脆的响声。

耳边能听到轿子外传来的敲锣打鼓与唢呐声,安澜一脸茫然,忽然痛呼一声,捂住了额头。

“好痛……”她眉头紧皱,半晌才睁开眼睛,神情一片清明。

苍天保佑,她安澜虽然在二十一世纪走了霉运一命呜呼,却又重生了!

原身跟她同名同姓,相貌相同,乃是天禄朝礼部尚书家的三女,身份尊贵。可她好死不死,偏偏穿越过来,恰好赶上原身要出嫁的日子!

而她未来的丈夫,却是天禄朝出名的恶鬼王爷——平安王楚星泽!

传闻楚星泽相貌丑陋不堪,性情暴虐,甚至有人说他好食人肉,在天禄国是可止小二啼的人物。

自从原身与平安王的婚约定下后,安家内部便开始有人私下传闻,三小姐这次是在劫难逃了,迟早会死在平安王手上,且受尽凌辱。

原身自小养在深闺,母亲早亡,养成了懦弱胆怯的性子,听了这些话,胆子都要吓破了。而她同父异母的两个姐姐,又整日在她面前添油加醋,冷嘲热讽,恐吓得原身短短几日便生了重病。

出嫁那日,二姐偷偷塞给她一把匕首和一包毒药,眼中的恶意毫不掩饰。而原身自觉生无可恋,竟然在花轿上服毒自尽了,这才给了安澜穿越过来李代桃僵的机会。

从脑海中翻出这段记忆,安澜忍不住暗暗叹息,原身这一死,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

在她整理记忆的同时,花轿已经沿着朱雀大街宽阔的街道,到了平安王府。

明明是大喜的日子,平安王府却是冷冷清清的,没几个前来道贺的人。

喜娘搀扶着安澜去了新房,很快离开,只剩她一人孤零零坐在铺满了桂圆红枣与花生的床上。

安澜摸了摸藏在袖口中的匕首,心下有了倚仗。

这个时代王权至上,她一介女流能做的事情太少,万万不能像二十一世纪那样肆意妄为。若是她未来的丈夫是个好相与的,二人相敬如宾,和平共处最好。

若是楚星泽为人贪婪残暴,那她也不是原身那样的软柿子。

“吱呀——”

新房门被推开,踉跄虚浮的脚步声逐渐靠近。

安澜心中疑惑一闪而过,奇怪,平安王楚星泽不是个残废吗?怎么还能自己走路?

“嘿嘿,让我看看,未来嫂子是不是个大美人?”

来人打了个酒嗝,淫笑着掀开了安澜的盖头,就要往她身上扑。

安澜一闪身躲了过去,神色大变,厉声质问道:“何人竟敢擅闯王府?”

男人一身青色锦袍,闻言毫不在意地嗤笑,说道:“我来自己兄长府上,谁敢拦我?嫂嫂,快别躲了,咱们好好亲热亲热。”

“你是平安王的弟弟?”安澜一惊,“我可是平安王妃!你竟敢对我动手动脚?”

“哼,反正我那个废物三哥也不能做什么,我就替他跟你圆房!”男人猛地扑了过来,眼里闪着淫邪的光,“乖乖顺从我,将来有你的好日子!”

安澜怎会让他碰到自己,在房间内左右闪避,被逼急了,干脆从袖中掏出银光闪闪的匕首,猝不及防地刺入男人的肩膀。

“啊!”男人惨叫一声,难以置信地说:“你、你竟然敢用刀伤我?贱人,我饶不了你!”

安澜一不做二不休,抓过博物架上的花瓶,用力砸到男人头上,他翻了个白眼,瘫软在地上。

此时,房间门被轻轻推开,黑衣侍卫沉默寡言地走进来,将背上的红衣男子轻轻放在椅子上,站在他身后一声不吭。

那男子脸上带着一张恶鬼状的青铜面具,将整个面庞覆盖住,双腿隐藏在长袍下看不真切,眼神却灼灼逼人,带着寒意与戾气。

“你伤了他,知不知道他是谁?”

“我怎么会知道?”安澜见他的打扮,就知道他的身份,定然是自己从未见过面的丈夫,气冲冲地顶撞道:“左不过是位天潢贵胄,打都打了,难不成我还要眼睁睁看着他欺负我?这府上的人都是瞎子废物,我当然要自保了!”

楚星泽默不作声,声音嘶哑难听地说:“他是当朝六皇子楚云明,跟我这个废物王爷不同,是贤贵妃的心尖子。你给了他一刀,贤贵妃定然要将你千刀万剐。”

“呵呵,我好怕哦。”安澜面无表情敷衍道。

她拔下头上的发簪,走到楚云明跟前,扯开他的衣服,在几处穴道上猛地刺了几针。

楚星泽发问:“这又是在做什么?”

安澜一声冷笑:“仅仅一刀,可不够我出这口恶气?像这种淫、棍,留在世上也是个祸害,不知道多少良家少女要遭殃。我杀不了他,就让他后半辈子再也用不了那作恶的玩意儿!”

楚星泽身后的侍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皱了皱苦瓜脸。

楚星泽眼里闪过讶异,他没想到,这个他从不在意的平安王妃,不但出手狠厉果断,胆大心细,嫉恶如仇,甚至隐隐带着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对六皇子下毒手也如此利落,绝不应是默默无闻之人。

安澜狠狠踢了昏迷的楚云明一脚,讥讽道:“没人帮我,我当然要自己给自己出气,某些人,明明是我的丈夫,却连自己的王妃都保护不了,难怪是废物王爷。”

“不得对王爷无礼!”侍卫厉声说道。

楚星泽摆了摆手,淡淡地说:“一时口舌之快罢了,我看你不如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时光,明日东窗事发,大理寺的地牢可见不到太阳。”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