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家破人亡

黑夜,南越国的皇宫却被一场大火照亮。

端亲王逼宫谋反,一夜间尸体遍布,血腥味充斥在整个皇宫,下人们四处逃窜,却没躲过谋反的兵将利刃之下。

远处,快马驰骋,顾南琴发丝微乱,面颊上沾染着不知谁的血迹。

她没有任何情绪,只是目光定定的望着前方的大火,骑着快马跃过尸体朝前方而去,身边的侍卫替她阻拦住谋反的将士,最终也没能逃脱被杀死的结果。

快马停在泰和殿不远处,顾南琴从马上跃下,望着前方的大火,踉踉跄跄向前走了几步,最后失去所有力气般跪在石板上。

迟了,她始终是迟了,当她得到消息,她的夫君牧川倒戈向了端亲王,皇上与皇后有性命之忧,她不信,可皇宫火光冲天,那是她父皇母后寝殿的方向。

眼泪顺着脸颊划过,一双沾染着血迹的黑靴出现在眼底。

顾南琴抬头,牧川冷着脸,一双眸子早已没了往日的温情,反而透着杀戮,是她从未见过的样子。

顾南琴嗤声冷笑,她摇晃的站起身子,强忍着眸中的泪水,面色上异常冷峻,仿佛方才悲戚的人不是她一般。

“牧川,我是何等信任你!甚至让父皇将禁卫军的令牌交给你!没想到是你害死了我的亲人!”

顾南琴仇视着牧川,声音微微颤抖,在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似乎用尽了所有力气。

“我一直都是端亲王的人,而你我二人,终究是一份孽缘。”

牧川声音虽冷,但看着顾南琴的眸光颤动,若不是深陷在这皇家权斗之中,他还真想,与眼前的女子恩爱一世。

身后白刃相接,鲜血四溅,顾南琴仿佛置身事外,饶过牧川,一步一步走向那烈火中。

她已没了亲人,而最终等待她的结果自然会死在端亲王手里,若真要死,那也是她与亲人们死在一起。

忽然,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长姐!快走!”

顾南琴震惊转身,是她的亲弟弟!顾洛还活着!

顾洛持剑厮杀,锦绣的衣袍满是鲜血,发丝凌乱着,在没有了昔日皇子的风范。

可瞬间,顾南琴瞳孔放大,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那一幕。

顾野出现在顾洛身后,一把利剑刺穿顾洛的身体。

顾洛睁大双眼,看着前面的的顾南琴,口中鲜血涌出,却还是做了一个“跑”的口型。

顾野勾起唇角,将利剑从顾洛身体中拔出,顾洛猛的喷出一口鲜血,眼睛睁大看着前方的顾南琴,身子也失去了力气倒下。

顾南琴身体颤抖,胸口仿佛万箭穿心般的痛,她大脑突然一片空白,双拳紧握,指甲深深的嵌入皮肉中,血液顺着指缝缓缓渗出。

“牧川,是你!是你害了我们!我要杀了你!”

顾南琴捡起地上的利刃,愤怒的冲向牧川,眼底的泪水终忍不住肆意滑落。

若不是她当初执意嫁给他,她的父皇母后,她的皇弟,又怎会落的如此结果?

说到底,是她的错,可现状无法改变,顾南琴只能任由仇恨愤怒失去理智,朝牧川冲杀过去。

可最终,她只能瞪大双眸,看着刺进她身体的利剑。

牧川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甚至没有多看顾南琴一眼。

四月的深夜,雪花掉落,被大火映亮的半空伴着漂浮而下的落雪异常的美。

顾南琴倒在地上,望着飘落的雪花,思绪回到从前,幼年时,她只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有一个可爱的弟弟,父皇与母后恩爱,她们在御花园嬉戏玩闹,一切是那么美好,昔日种种一闪而过,她仿佛再次回到了幼年,见到了父皇,母后,弟弟……

耳畔传来一个女子哭泣的声音,顾南琴皱皱眉,感到额头一阵疼痛。

她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的青色的幔帐和雕花梨木的床畔。

跪在床上的小丫鬟伤心的哭泣着,抬头一看却是一惊瞬间软下了身子摊坐在地上。

小姐竟然醒了!随后,她带着惊喜和不相信般的嘶哑嗓音问:“小姐,您没有……”没有死吗?

顾南琴只觉得额头疼痛,看着眼前的小丫鬟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是谁。

突然额头一阵撕裂般的痛感传来,她扶住额头,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涌进脑中。

记忆挥过之后,顾南琴终于意识到如今的身份。

她竟然重生了!而且还重生到她的堂妹,顾惜芫身体当中。

顾惜芫是襄王之女,襄王曾是皇家最不看重的一个皇子,听说人比较懦弱胆小,当年立下太子襄王领了潘地之后就离开了,去到了晋州,一去二十年,所以她对这个堂妹并没什么印象,好像幼年时堂妹随襄王妃回来探亲,曾有过一面之缘。

而襄王妃数月前故去了,端亲王谋反后登上皇位,各位潘王奉命叩拜新皇,襄王这才来到皇城。

而这一路奔波,顾惜芫才失了母亲,未从伤痛中缓过来,到达了皇城人也病的不行了,没几天便去了,而顾南琴才占有了她的身体。

如今距离端亲王逼宫,竟已过去了数月,而顾南琴却觉得那夜火光冲天,遍地尸首血腥就如同昨夜一般。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