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这波骚操作简直令人窒息

她身子太差,冷风扑来,她又狠狠的打了个哆嗦。

庭院中,一个小丫头顶着冷冽的风,紧锣密鼓般的小跑着来了。

“张嬷嬷,张嬷嬷、”

那丫头手上还捧着一碗药,见到张嬷嬷带着人来绑自家的小姐了,慌忙的跪了下来。

“张嬷嬷,求您了,您大发了慈悲,放过我们小姐吧,我们小姐的身子都还没好呢。”

张嬷嬷没什么耐心,见她哭哭啼啼的更是不耐烦的拧着眉头。

“她身子就没有好过的时候。而且你家主子嫁人是高兴事,哭什么哭?”

张嬷嬷怒目圆睁,见她还不知道好歹的拽着自己的衣袍。

“你给我滚一边去,这是将军府,容得到你一个丫鬟做主?”

说话间一个挥手,当即就有人将这丫头给拉了下去。

“云芝,你下辈子把眼睛擦亮一点,投胎了之后别再找这么个病秧子做主子”

正在床上的慕雪听到这话,瞳孔猛地瑟缩。

听着这老大妈的意思,是要杀了这可怜的小丫头?

他们当然要杀人灭口,整个将军府已经统一了口径说嫁的就是嫡女,唯这云芝还知道内情。

慕雪急了,两个脚被绑在一起不太好动弹,但是她还是艰难的挪了挪,狠狠的朝着这张嬷嬷的肥屁股踹了下去。

“哎哟....”

一阵鸡飞蛋打,这张嬷嬷没想到身后床榻上面的慕雪会拿脚丫子踢自己,当即一个不备倒了下来。

趁此之机,云芝也挣脱了桎梏,朝着床榻上面的慕雪奔了去。

“小姐,小姐你怎么样啊?”

焦急问话间,这小丫头将慕雪口中的一团布给拿了下来。

“我没事。”

慕雪羸弱不堪,抬眼见到那些人又要过来将云芝拉下去。

“你们不许带她走。”

猛地有人出声命令她,张嬷嬷的虎躯一顿,旋即才知道这一声毋容置疑的命令是床榻上面的慕雪发出来的,登时恼了。

“你这病秧子自己都泥菩萨过江了,还护身边的人?”

话糙理不糙,自己什么本事都还没有,自然护不住身边的人。

慕雪的目光落在云芝的身上,见她惊慌的同时却依旧护着自己,脑海里面匆匆闪过这小丫鬟多次护着自己的场面.....

“对!!!”

“笑话,这可不是您能做主的地方。”

慕雪闻言深吸了两口气。

“你们让她随我嫁人,做个陪嫁的丫头,我保证今天在王府那边,不吵不闹尽力配合你们。”

这老嬷嬷的眼珠子一转,冷哼道:“让她陪嫁?这不可能。”

“你难道就一丁点都不怕那王爷知道自己娶了个没权没势的庶出女儿,一纸状书递到他老子面前?”

他老子?

这张嬷嬷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还是身边的人提醒了。

“王爷的老子,就是皇上啊。”

这要是闹到了皇上的面前,可不得了。

这离王与嫡小姐的婚姻是当初皇上与慕将军定的娃娃亲。

这要是知道将军府这样以次充好,可不得发怒?

如今这老爷又不在府里,府里没有顶梁柱可经不起皇上的怒火啊。

这句话还真的唬住了她,但是想让她退步却也难。

“您只要乖乖配合,这小丫头的性命,我们留着便是。”

慕雪的眼里窜起怒火,但是她没有选择的余地。

“成交!”

她咬着牙,点了头。

“那你们可以把我身上的绳子松了吧?”

“你当真好好配合?”

她的语气里面还是有些怀疑。

“当真,好歹是我要嫁人了,绑着上花轿是什么道理?”

这张嬷嬷用看怪物的目光看向一本正经的慕雪。

慕雪自然还是那个慕雪。

同样的骨瘦嶙峋,身子羸弱,说句话都要喘三喘的慕雪。

她自然瞧不出什么名堂出来。

但是细看又觉得她古怪,却说不上来。

难道是跳了湖,认命了?

昨夜这慕雪被人丢进荷花池,动静不小。

不过当府里的下人跑过去的时候,岸边一个人都没有,冰冷的河面之上还剩下两圈泡泡,人早就沉了下去。

都当这慕雪是自寻死路,晓得自己要替嫁了,不想活了呢。

“可考虑好了?”

其实不知不觉之中,慕雪已经掌握了主动权。

外面的轿夫已经等了许久,张嬷嬷也不想再耽误时间,免得耽误了吉时。

“给三小姐松绑。”

吩咐这话的同时,已经有人将云芝给连拉带拽的拖了下去。

“三小姐,您若早配合,我等又何必对您这么粗鲁。”

三下五除二,绳子是怎么绑她身上的,此刻就是怎么解下来的。

手拿着粗长的绳子,这张嬷嬷倒是说了下坡话来。

慕雪冷笑的扭了扭自己的手腕,预备想要动手开揍的时候,但是看着这院子里面站着好几个膀大腰圆的老嬷嬷,而自己走两步都觉得用了全身的力气,想想还是做了罢。

花轿是直接被抬到了这破旧的院子里面来的。

她在张嬷嬷的友爱目光的注视之下,缓步朝着那边红顶花边的轿子走去。

微风袭来,鼓起她的衣袍。

寒冷的空气之中带来丝丝梅花的幽香。

她忽而转了方向,到了那边的梅花树下,抬手折了一株梅花。

“小姐,小姐您别走啊。”

云芝又挣脱了看守她的人,奔了过来,跪在慕雪的脚下。

“云芝啊,哪里都比这儿好。”

慕雪抬手将她扶了起来,抬手擦了她脸上的泪珠。

她抬眼有意思的瞧了瞧今日放了晴的天空,说了这么句话。

淡然幽远,语气绵长,又似在哀叹。

一步一莲花,一身火红的她踏着满院的破旧与人情的冷漠....

上了花轿。

轿帘放下,慕雪被抬走了......

耳边欢喜的唢呐震天响,透过窗帘她看到了将军府外面送亲那些人脸上洋溢着轻松的笑,她的眼角泛着冷漠!

一颠一颠的,花红的娇子伴随着欢乐的音乐远去了。

朝着那锁着慕雪一辈子自由的离王府去了。

也不知道行了多久,娇子停下来的时候,慕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要被颠的散了架。

外面唢呐锣鼓震天的声音也停了,她觉得自己的耳朵可算是得到了休息。

张嬷嬷陪着来的,守在娇子边上,深怕那娇子里面的慕雪出了意外的跑了出来。

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大半,如今只消将这个病秧子给弄到婚房里面去就好了。

按理说到了这王府,该由王爷亲自接她下娇。

再牵红绳,跨火盆,入高堂,行拜天地,入洞房之礼!!

然过来迎花轿的是一个身着蓝袍的男子,叫做江辞。

他是离王身边的跟班,颇得王爷的信任。

所有一切王爷的意思,都是由他来传达。

是整个离王府里面,任何人都要给三分薄面的一个存在。

此刻他立于娇前,拱手清冷道:“恭迎王妃。”

娇子里面一丁点的声音都没有。

仿若是对着黑洞请了礼,娇内的人半点回应都没有。

就在气氛尴尬的时候,娇内的人红唇轻启的开了口。

“免礼!”

娇娇柔柔,一听便知道是个柔弱的小女子。

“咱们王爷正在忙,没有空过来拜堂,说一应礼节皆由在下代替,还请王妃不要见怪。”

此语一出,惊讶了门口所有来看热闹的人。

原来将军府的嫡小姐也一样啊,不受王爷的待见。

原来的两个侧妃也是这个样子的。

这些个人还以为这一次会有所不同呢。

忙?

新婚能忙什么?

不就是不愿意出门么?

而且就打发一个亲信出来说上这么两句话,这不是典型的瞧不起将军府么?

说话间,他已经伸手,就在他的手快要摸上轿帘的那一刻。

轿内的女子又说话了。

“不怪。”

他的手仿若被火苗烫到了一般,瞬间给收了回来。

“是,多谢王妃体谅。”

“自然要体谅,不过我也懒得抬脚,直接抬入洞房吧。”

江辞有瞬间的呆愣,这轿内女子的语气轻轻柔柔,这一连串的话说下来。

丝毫没有一点点恼怒的意思。

这感觉就像不拜堂,更称了她的心一样。

娇子里面的慕雪才说完这句话便压抑着嗓子咳嗽了起来。

张嬷嬷此刻连忙打了圆场做了解释:“天寒地冻,王妃受了风寒,是而身子有些不爽利。”

“既如此,王妃身子不爽利不宜见风。那就依王妃意,直接将娇子抬入凤鸾殿内。”

娇子缓缓起了....

新婚夫妻未行拜堂成亲之礼,娇子便被抬了进去。

这哪里是成亲,简直就只是像纳个无关紧要的妾室一样。

娇子缓缓落了....

慕雪素手轻抬,自己揭了红盖头,撩开了娇帘。

然后旁若无人的往那明显贴着喜字的房间去了。

房内喜庆的氛围很浓,满墙满院的双喜大字。

龙凤花烛正燃的欢快,一应红枣花生尽数洒在床榻之上,那边的案桌上面还放着酒樽....

想是交杯合卺酒了。

房内的摆设低调而奢侈,慕雪轻移莲步,照着床榻那边去了。

她在床榻边上自己坐定,然后又将盖头自己盖上。

这一连串的动作极其的自然....

但是这一波神仙操作简直看呆了这凤鸾殿的下人。

包括瞪大了自己狐狸眼的江辞。

使他惊讶的地方有三。

首先呢.

这新娘子自己揭了盖头下了娇子,哪有自己揭了盖头的新娘子呢,这可是自古以来头一遭啊?

还这般的旁若无人,熟悉的跟在自己家里似的?

而且这波自己揭盖头又盖上盖头的骚操作,简直令人窒息好嘛?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