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屁之缘

一切都要追溯到那个下午。

整理完资料,已经六点半了,办公室同事已经走了,许夏赶紧收拾准备离开,每次下班回家真是太开心啦!拿包,锁门,走啦,许夏边哼歌边走,来到电梯边等电梯,开了,“oh no,是那谁!”原来陈言也是刚下班准备回家,见到许夏,礼貌一笑,许夏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了。

陈言是谁呢?哦,原来这些天参加新工作,许夏和这位陈言有过一面之缘,然后一见钟情竟然这么容易地发生了,随后的日子因为工作的关系两人有过些许交集,但也只是工作上的运维,顶多算是点头之交。可是,因为好感的缘故,许夏每次见面,都有些心虚。也不奇怪,要知道,许夏可从来不信一见钟情这一套的!

回到现场看看,两人各站一边,原本相安无事,可谁知电梯偏偏在这时卡住了。哼,有些窃喜怎么回事,许夏心想。“呀,电梯坏了么?”嘴上还得强撑。“这电梯前几天就说来检测,拖到现在也没来,终于还是坏了”,陈言叹口气,“没事,我来打电话”。陈言说着拿起电话,两分钟说“维修人员马上到”。“嗯,谢谢”。许夏不知怎接话。一时间有些尴尬。“你是今年刚来的,叫许…”陈言在努力回想,“夏”,许夏立刻递上答案,“对对,前几天老是遇到你,上次多亏你帮忙把资料及时送来,对了,我叫”,陈言还没来及说完,许夏立刻说“陈言”,又自觉有些不妥,补充道“前两天送资料无意中看到你的签名了。”“哦,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等会,”许夏打断陈言的话,“怎么了”,“我的耳朵里好像进了一只虫子,”“啊”,“来来,我帮你看看”。说着陈言拿着手机照着许夏的一只耳朵,“没有啊”。“他不会从一边爬到另一边了吧”,许夏不安地问,“哈哈,应该不会的,你好好再感受下”,许言安慰道。“难道是我太激动,产生了错觉”,正想着,“不不…”居然许夏放了一个屁,天哪,许夏脸刷地红了,活不了了,活不了了,居然在我喜欢的人面前。那边,陈言已经憋笑到快内伤了。“还好不太臭”,许夏自我安慰。“哈哈”,陈言实在忍不了了。幸好维修人员到了,打断了两人的尴尬,十分钟后,两人走了出来,许夏一时语塞,陈言大概看出几分:“要不,我送你回去吧”。“不用不用,我家很近,咳咳,我,我先走了”,说完溜走了。

回到家,许夏和好友通过微信说到这个事,好友来一句:有缘有缘,一屁之缘,哈哈哈。“夏夏同学,光听你说了,到底那个陈什么言的长什么样子?有照片嘛,让我看看。”李晓迫不及待见真容。“没有照片,不过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说到陈言,许夏心里甜甜的。“那他帅吗?”显然对方只对外貌感兴趣!“晓晓同学,你怎么这么肤浅,告诉你吧,特别帅,至少我觉得是,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呦呦呦,还没见两面,就你喜欢的类型了,不过被你说的太好奇啦,有空拍张照片呀。”“好的,好的,偷拍偷拍, 我自己也需要偷拍哈哈。哎呀 不过现在有个问题,”夏夏一下愁了起来。“是那个屁吗??”“李晓你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一个女孩子,哎,他肯定对我印象不好了。”“放心啦,作家三毛不是说了嘛,真正的爱情就是在对方面前打嗝,放屁,挖耳朵,流鼻涕。你呀,还差好几个呢?”晓晓安慰道。“对,他还帮我看了耳朵,算了,不聊了,我妈喊我啦,一会聊哈”。“么么哒!”

这边许夏放下手机,到客厅里,“妈,是不是要吃饭了。”“是呀,到书房喊你爸去。”“爸爸,吃饭了”。爸爸放下手中的毛笔,慢腾腾走了出来,瞧着闺女,“夏夏,这几天参加新工作适不适应?”“还行,同事都挺友好的,不懂的就问他们。”“妈,我发现自从您退休后,我们的生活水平蹭蹭蹭提升,这一对比啊,您以前的菜仿佛在打发要饭的。”“还真是,不看我都胖了吗,”爸爸心虚又舍不得放下筷子,“好啦,别打岔!办公室男生多还是女生多?”“当然男生多了,供电系统哎。”“那有没有单身的男生,”妈妈一语中的。果然这才是主题,“妈,没毕业您担心我没工作,这刚工作了又操心我人生大事。”“那是当然,不趁着你年轻抓紧,过两年越长越像你爸,看谁要你!”许夏不禁打量老爸一番,“妈,当初您怎么看上我爸的,谁追的谁啊?”老爸不屑地瞥了我一眼,“自然是你妈追我咯,这还用问吗?”“我追你?你也不好好想想,谁每天巴巴地去给我家送这送那?”妈妈也不示弱。“哦,对对对,说错了,我追的你妈,这还用问?”许夏一看这情形,不禁乐开了花,爸爸妈妈一直以来感情都特别好,真希望自己以后也能有这种爱情。

吃完饭,许夏躺在床上想着下班发生的事,拿起手机看看工作群,找到陈言的微信,想要主动加他的微信,又自觉女生这样实在太过低姿态,仔细瞧了瞧,头像是一本书。许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小爱同学,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原来许夏实在无人可倾诉,想起小爱(小米智能设备)来了。小爱回答完,许夏非常满意,好吧,挺符合我的,“小爱同学放首催眠曲吧!”听着听着,许夏就睡着了,陈言,晚安。

第二天,许夏吃完早饭匆匆去上班了,还好不远,走十分钟就到了。许夏心想,希望这两天先别遇到陈言,等他忘了这件事,再见面,完美。想着,竟然遇到了。“早呀,许夏同学。”“纳尼,陈,,陈言,早。”虽说不知如何面对,但是每天能见到他,已然是很快乐的事了。“你昨天说家是在写附近吗?”“对呀,步行几分钟就到了,很方便。你开车,离这里很远吗?”许夏回答。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