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是我的菜

有时候我真的很佩服姑姑,每次我回家她都可以找到很多不同的男孩相片给我。她知不知道,这些她口中所谓的青年才俊在我看来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小凡,好好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告诉姑姑,姑姑替你约出来见见面。”顾子清将相片一一呈摆放在桌子上,这是她托了好多人才弄到的。

“姑姑你喜欢就好,我没意见。”

“顾诺凡,你又敷衍我是吗?什么叫你没意见,如果没有意见为什么不到两分钟就走人,不然就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把人家吓跑。”弄得现在那些帮忙介绍过男孩的姐妹一见到自己就跑。

不喜欢就不想留,随随便便就可以吓跑的男人还有继续交往的必要吗?自然这些话我是不敢对姑姑说的。

“给我十个胆我也不敢敷衍姑姑您。我一切听从您的安排。”

“这么听话?说,是不是打什么鬼主意。”

“不敢。这次我真的会认真对待。”其实我每一次都很认真的,只是那些男人没有足够大的心脏而已。

“好,这样就好。好了,去书房陪爷爷说说话,姑姑做好饭叫你们。”

我点点头,有半月不见爷爷了,不知道他老又参透了什么佛理。轻轻推开爷爷书房的门,迎面就闻到满屋的檀香味。

“小凡回来了。”顾珺衍没有抬头专注着手中的书法。

“爷爷在练书法。不错,刚劲有力龙飞凤舞。”其实我根本不懂。

顾珺衍笑笑的放下毛笔:“你看起来很累,又替同事值夜班。”

“单位新来的几个女孩胆子小。白天工作的时候都害怕得瑟瑟发抖何况让她们值夜班。”我说的是实话。

“怎样,最近有什么新鲜事情吗?”顾珺衍问道

每天千篇一律的工作,我见的鬼比见人还多哪来的新鲜事情。我摇摇头说:“没有,一切如常。”

“没有就好。这本《莲花经》不错有空读读。”

我接过爷爷递过来的书随手翻翻,每次回来爷爷都可以找到不同的佛经……

今天的天气很好适合到处走走。我看了一下手表,对面的男人从见面到现在说了二十多分钟,他不累吗?如果不是姑姑规定要我最少坐够半小时的话,我一分钟也忍受不了这样噪舌的男人。

“5、4、3、2、1,时间到”我默数着,嘴角扬起浅笑:“王先生是吗?你说你可以把女朋友宠上天,女朋友的话永远都是对的?”

“是的顾小姐,如果你成为我的女朋友我会让你感到无限的幸福。”

“很好,王先生,明天可不可以接我下班?”

“可以。这么说顾小姐同意和我交往了,太好了!小凡,我可以叫你小凡吗?你姑姑说你是化妆师,你的工作室在哪?”男人脸上露出惊喜。

“殡仪馆。”轻描淡写的说出,满意的看到男人脸上惊讶的表情。

“小凡你真会说笑。”

“你看我像说笑吗?难道我姑姑没有跟你说我只为死人化妆吗?”我很满意看到男人脸上越来越扭曲。

果然,男人静默几秒后找了个烂理由飞快的逃走。我微微一笑,这是第几个在听到我的职业后逃跑的男人了。管他,反正又不是我的菜。

姑姑为了我能顺利交到男朋友倒是下了功夫,选的这家海边的咖啡厅真的适合情侣约会。相亲搞砸了回去免不了被姑姑一顿骂,不如现在好好享受一下和煦的海风。从背包里拿出一本佛经阅读…

佛说:万发缘生,皆系缘分!偶然的相遇,蓦然回首,注定了彼此的一生,只为了眼光交会的刹那。诗写婵娟,词谱秋莲。喜榕树,书香氤然。香梅品尽,两处情牵。

“小姐这是你的钱包吗?”

我抬起头,一个美丽的女孩微笑的看着我,她手中的钱包正是我的。也许是我拿书的时候掉的。

“谢谢你。小姐一个人来,还是约了朋友?”女孩一定会觉得我的问话奇怪。

“我等我的未婚夫,他马上就到了”这女孩说话很奇怪,不过夏妍还是回答了。

未婚夫?唉,叹了口气:“我祝你们幸福。”

“谢谢!”夏妍笑笑,心想真是奇怪的女孩,而后走到预定好的位置坐下。

很好的一个女孩可惜…除了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我还能看到人的生死。女孩的生命之火即将熄灭,她的生命不到七天。我看到了却不能说出口,收拾好书,我静静地离开,希望她在最后的日子里能快乐。

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电话响起,是吴悦的电话,她是我唯一的朋友。

“喂,小凡吗,现在忙不忙,等着救命。”电话那头吴悦的声音很焦急。

“这两天我休息没事。”

“很好,你现在在那,我去找你,我们见面说。”

吴悦向来做事很稳重冷静的,这次肯定遇到紧急的事。我将定位发给她后走到路边的一处阴凉台阶坐下等着。

此时是中午,就算坐在阴凉处也能感受阳光的强烈。路口一抹小小的身影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慢慢靠近生怕吓着她。

“小妹妹你在等什么?”我尽量放软语气。

小女孩看着我,有些惊讶更多的是害怕,卷缩一团不敢说话。

“别怕,来姐姐这里。你知道你和以前不一样了吗?太阳的光会伤害你的。”我伸出手,这样小的幽魂怎能抵挡太阳的光。

也许知道我没有恶意,小女孩伸出手任由我牵着走向阴凉的地方。

“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我叫妮妮,四岁了。”

“妮妮,你知道吗?你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阳光会让你灰飞烟灭的。”

“我知道我已经死了,阳光照着很疼,可是我要等妈妈。”无邪纯真的眼神满是眷恋。

等妈妈,多令人心疼的话。小小的年纪还没来得及绽放就已经枯萎,她的妈妈该多伤心啊!就如当年妈妈离开我的时候,我也如她这般年纪。只是她记着妈妈的模样,而我已然忘记。

握紧她的手,不理会行人投来异样的目光。慢慢释放一股力量由我的手心传入妮妮的身体,这样她就不会被阳光腐蚀。

“妮妮,你已经是幽魂了。就算站在阴凉的地方也会伤害你的,姐姐保护你和你一起等妈妈好吗?”

“谢谢姐姐。姐姐你是法师吗?你怎会有灵力保护我。”妮妮好奇的问着,这位姐姐的身体有一股很强的力量保护着,所以当自己看到她时会觉得害怕。

“不是。姐姐只是不普通的凡人而已。”有些事情不应该让幽魂知道,不然幽魂会有异样的念头,就算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幽魂。

“妈妈,妈妈,姐姐我看到妈妈了。”妮妮原本暗淡的眼神突然变得明亮。

顺着妮妮指的方向,我看到一位三十出头一身白裙的女人。虽然女人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但是眼睛透出无限的悲伤。也许母女连心,当女人走近我们时竟然停下四处的张望,只可惜她永远听不到女儿的叫喊。

女人驻足两三分钟后黯然离开。妮妮泣不成声,我蹲下擦拭她的眼泪:“乖,别哭了。姐姐知道妮妮很爱妈妈,妈妈也很爱妮妮。现在妮妮也看到妈妈了,该是离开的时候,毕竟这里已经不属于妮妮了。”虽然很残忍但是是事实。

“把她交给我吧。”一阵凉意在我身后升起。

赤颜,世人称为黑白无常或灵魂摆渡人,鬼差。但是在我眼里也是一抹幽魂。

可笑的是这抹幽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成了我的朋友,一鬼一人的朋友,有够奇怪的。

“半月前她在这里出车祸,在十天前我就应该来接走她的。只是最近有太多的幽魂要接,所以耽搁了。”赤颜说道。

“不用跟我解释你失职的原因,我不是冥王。”我将妮妮交给赤颜。

“你不是但是你比他可怕,就连我们冥王大人也亲口说你是他不敢碰触的人。”赤颜很不明白,顾诺凡到底有着怎样的身份,生死册上竟然找不到她的名字。

“我不过凡人一个有什么可怕。小女孩挺可怜,帮她找一户好人家。”对赤颜说完我蹲下身体怜惜的对妮妮说:“妮妮,这个世界已经不属于你。跟这位姐姐走,她会帮助你的。”

妮妮点点头,乖巧的由赤颜牵着走进那道只属于那个世界的白光里。

此时,一辆红色的跑车停在我的身边。打开车门坐进去,吴悦快速启动。

“小凡,我小姨郊区的别墅发生了很多怪事。你去帮我看看是不是有奇怪的东西在别墅里。”

奇怪东西?幽魂?对我来说不过是平凡的东西而已。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