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可抗拒的命运

空荡的楼道可以清楚听到飞蛾煽动翅膀的声音。这里阴凉冰冷,就算是阳光的照射,也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暖。

很多人说女孩天生胆小,所以有很多女孩都有晚上开灯睡觉的习惯。只是我常年开灯睡觉的习惯与胆小无关,我只想与他们有些区别而已。

“咚咚”敲门的声音,我闭上眼睛不想理会。一连替了几个夜班,真的很累。

“小凡,我知道你在里面,开门让我进去,我有话要说。”

我很累,此时我只想睡觉。将被子盖过头,不管是谁都等我睡醒再说。只是我忽略了敲门的人…

后背心传来一阵阴冷,我叹了口气转过身对上一张苍白无色的脸:“我可以忍受你的不请自来,但请不要和我躺在一张床上”

“谁叫你不理我。”

“我累了。”

“又代班了?也是,像你没有朋友,不会任何吃喝玩乐而又高冷的人,除了工作外也没什么可做的事情。”

“如果你是来说废话的,请出去,我现在只想睡觉。”

“好了,别生气。我是想请你帮忙的。明天我就要离开了,我不想别人为我收拾最后的仪容我只相信你。”

“明天我休息,许久没回家了该回家看看爷爷和姑姑。”

“意思是你不打算帮我啰。好,如果明天不是你,我就留下来把这里弄得天翻地覆。”

“随便你。”说完我转过身闭上眼睛……

我叫顾诺凡,二十四岁。我有一双不寻常的眼睛,可看到不寻常的事,我有一对不寻常的耳朵,可听到不寻常的声音,更有一股不寻常的力量存在我的身体里。爷爷说这是我们家族特有的力量,因为我们家族有着不寻常的使命。所以,我从小学开始直到大学成绩一直优秀,而我最终还是成了一名入殓师。很多人不明白,问我其中的原因,我只是一笑而过而已。爷爷说这是命,不可抗拒的命运。

佛说:缘起缘灭缘终尽,花开花落花归尘。入殓师的职责是让死者有尊严的走完人生最后一步。所以不管你面对的是你的至亲或是仇人,都要履行好自己的职责。

刘雯,昨天进入我宿舍的女孩。本是花季般的年龄却因一场事故夺去她如花的生命。

“你的父母就在外面,你不去看他们最后一眼吗?”我整理好刘雯的遗体,而她的魂魄就站在我的身边看着自己最后的妆容。

“不必了。他们有那么多个女儿,多我一个或少我一个没有什么区别。”刘雯眼中流露出落寞,更多的是心凉。

刘雯出生在偏远的乡村,父母受重男轻女的思想腐化,一连生了5个女儿直至最小的儿子出生为止。刘雯是大女儿,早早缀学打工养家。半年前在她工作的地方发生事故,她父母的眼泪不是为失去女儿而流,只为了能博取同情能要到更多的赔偿金。所以,在赔偿金没有到手时刘雯的遗体只能躺在冰冷的藏尸间里,一放就半年多。

“仪容弄好了,看看还满意吗?”每个人心里总有些不愿提及的痛。

“很好,谢谢你小凡。”

“没什么好谢的,本职工作而已。”我开始收拾工具,遗体告别后这里又少了一缕幽魂,希望刘雯来生能有一双宠爱她的父母。

站在司仪身旁机械般的指引前来告别的家属进行各种礼仪。此时,刘雯走到我的身边:“小凡,我走了。知道我最大的心愿吗?我想在你的脸上看到真正的笑容。”说完,一缕银光围绕她的身体,渐渐地变为透明转而消失。

我微微愣住。真正的笑容?我不明白,我是有些清冷,但不至于冰冷。算了,我何必在意一缕没有温度幽魂说的话。

“小凡你在看什么?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新来的实习生谷阳在顾诺凡耳边悄声地说。

“什么也没有。将遗体送到焚化间,下一个仪式还等着。”如果我告诉谷阳,这四周有好几只幽魂,不知道他明天还会来上班吗……

谷阳不死心,将刘雯的遗体交给另一个同事后跑进仪容整理间找顾诺凡。

“小凡,别想再骗我。刚才我看到你对着身边说话,一定是看到什么。小凡,告诉我好吗?”

“你看错了,我只是面部抽搐而已。好了,别打扰我工作,今天我想快些下班回家。”我不再说话。

顾诺凡若不开口没人可以让她说话。谷阳识趣的走出仪容整理间,他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会得到想要的答案。

终于下班了。我脱下黑色的工作服,今天的工作算是完成。看着手机十几个未接电话无奈的叹气轻轻点击屏幕,几秒后电话传来姑姑的咆哮。

“顾诺凡你皮痒吗?翅膀硬了,我的电话也敢不接。你说说你多久没回家啦,你心里还有没有这个家,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不回家……”

千篇一律的话,我淡淡的说:“姑姑,如果你现在挂掉电话半小时以后你就可以见到我。”

“小凡,今天你真的回家吗?”

“嗯,我回家。”

“好,现在开始计时,迟到一分钟我就扒了你的皮。”

“嘟”姑姑挂了电话。我已习惯姑姑这种雷厉风行的说话方式。

收拾好走出大门,谷阳的车已经等候。有时候我真不明白,像谷阳家境殷实相貌不错,学历不错的男孩怎么会选择做入殓师这行。

“小凡,同事说你可以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对吗?”自己真的很好奇。

“看不到”

“但是有几次我亲眼看见你对着空气说话。”自己还没老眼昏花,顾诺凡真的对着空气说话。

“你看错,我自言自语而已。”我不承认只不想吓着他。

“那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美得倾国倾城学历高却选择入殓师这个职业吗?为什么你总替别人值夜班,难道你不害怕吗?”不是说女孩天生胆小,应该害怕这些东西的。

“停车”

“为什么?还没有到你家。”

“我很累想安静的休息一会,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坐车回去。”

“OK,我不说话了,你睡吧。”

过了几分钟,谷阳忍不住又问道:“最后一个问题,你是如何做到在宿舍里安然入睡的?”

这些问题谷阳不是第一个问的,我不会说这是我的宿命。故意打着呵欠:“习惯就好。谷阳我累了,到我家的时候叫我一声。”

副驾驶上的顾诺凡双眼紧闭,均匀的呼吸声像似熟睡,谷阳知道她并没有睡着。算了,小凡不想说话时谁也撬不开她的嘴。

顾诺凡美得不可方物却清冷。自己第一次见到她时就喜欢她,不是因为她很美而是她的清冷与世无争和看似冷漠的外表下包含着一颗善良的心,当然还有关于她能与灵体接触的“传说”。虽然她从来都是否认,但是自己可以肯定她一定是可以看见的。

“小凡,我喜欢你。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无所谓,迟早有一天你一定是我谷阳的女人。”像似自言自语其实是说给顾诺凡听。

自己不傻当然知道谷阳喜欢自己。只是一来自己不喜欢比自己小的男孩就算只小一岁也不行,二来他确实不是自己的菜。

我将脸侧过一旁,自己是真的要睡了。回家后等待我的可是顶级难缠的姑姑。如果打不起百分百的精神应对自己下场会很惨。唉!希望回家的路可以长些再长些。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