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安州城,一座地处北部地区的大城池,这里的繁华程度不亚于皇城京都,这里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而在这座城池外不远处的玉龙山中,居住着一个家族,这个家族擅长机关术加之玉龙山山势险要,这个家族百年来不曾遭到侵扰,加上家族长女嫁入皇宫后,这个家族发展之势一发不可收拾。而这个家族一向处事神秘,几乎不与外界往来,江湖人便对这个家族充满了好奇。有人说,曾有好事者潜入玉龙山,结果山中云雾袅绕,此人在山中迷失方向,在快要饿死之际被人救起,当他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了一座由机关铸造的城池。待这人被送出深山后,世人才揭开这个家族的神秘面纱,而后江湖人称这座隐于山中的城池为,机关城。李氏族人多年来与世无争,才换来百年的平静祥和,而这份平静在某一天终究被打破。

“族长,山外发现大队人马朝天机城赶来,领头的中年男子武功极高,我们已经死了不少族人了。”天机城也就是江湖人口中的机关城,城内一个男子神色慌张的向李家的中年族长汇报着,而在中年人身后正站着一个年少的男孩,男孩紧紧抓着自己父亲的衣袍。李家族长一掌拍在桌子上,吓得男孩连连后退,站在一旁一动也不敢动,“我李家向来与世无争,竟还是免不了如此事端,他们真是欺人太甚!”

“秋林,你是一族之长,切不可乱了心神。”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外传来,只见一个白发老人拄着拐杖迈步走进屋来。

“老族长。”

“爹。”

老人口中的秋林,正是李氏家族现任的族长,李秋林是老人的第三个儿子,大哥李春风多年前遭人暗害,二哥李夏炎至今仍下落不明,管理家族的重任这才落到了他这幼子的身上。

“秋林,堂堂一族之长急急燥燥像什么样子,急躁会影响你的判断,鲁莽行事会断送了家族的未来。”

“是,孩儿知道了。”

“秋林,你先把歌儿送回房里去,不要让他遇到什么危险。”

“是。”说完,李秋林就回身牵起男孩的手想要把他带走,不料男孩却拼命的想要甩开,“我不走,我要跟爹和爷爷在一起。”李秋林也拿他没有办法,这孩子自幼就没有了母亲,自己又天天料理族中事务,对这孩子真的亏欠太多了。李秋林拉扯半天无果,叹了口气,实在不知该如何解决,刚准备动气,老人拄着拐杖走过来,半躬着身子脸上带着笑容,伸手抚摸着男孩的额头。老人一向以冷傲威严的形象出现在族人面前,唯独对自己这个孙儿疼爱有加。也难怪,老人三个儿子只有李秋林有子嗣,而自己的小女儿李宸瑶在五年前便嫁入皇宫。在老人的心里,这个小男孩比任何事都要重要,因为他是李家未来的希望。

“歌儿,听爷爷的话,去房间里休息,今天晚上你瑶姑母要回来看你,你不好好听话的话,你瑶姑母就不来见你了。”老人的话似乎起了作用,男孩终于不再闹腾了,抬头看了看自己爷爷和爹爹,这才乖乖的跟着丫环回房去了。

“唉,这孩子也只有听到小妹,才能好好听话啊。”李秋林感慨道,老人点了点头,男孩还小的时候就没了母亲,是他的姑母也就是李秋林的小妹李宸瑶一直在照顾他,或许在男孩心里,李宸瑶就像他的母亲一样。

“好了,抓紧时间派人增援吧。”老人嘱咐道,李秋林恢复神色,下令吩咐道:“把机关兽朱雀和白虎放出去,白虎负责地面突击,朱雀在空中负责策应!”

“是!”

待众人散去后,李秋林才再度看向自己的父亲,“爹,你说我们李家能度过这一劫吗?”老人一脸淡然,“李家机关术纵横江湖,谁人不知,何况天机城岂是那么容易被破的。”

“少主,我们已经击溃李氏族人了。”一个面带长疤,身穿灰甲的男子半跪在地,向一个白衣中年男子汇报道。中年人双手背在身后,不以为然的笑道,“刀屠,你太小看李家人了,你看到的还只是这个家族的冰山一角。”

“啊……”

一阵惨叫声响起,似是在印证着中年人的话。树林深处突然钻出一只钢铁巨兽,银白色的外壳,黑白的花纹上已经染上了斑斑血迹。“呼”一个巨大的黑影从人群上空飞过,携带着破风声冲向天际,巨翅一挥一支支锋利的弩箭射向人群,不一会便已有十多人伤亡。

“刀屠,李家人的狰狞现在才刚露出来。”中年人从插在地上的剑鞘中抽出长剑,冲向机关兽白虎。刀屠暗自吞了吞口水,也挥刀迎了上去,白虎坚硬的外壳加上锋利的利爪在人群中大杀四方,活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一只白虎已经很让人头疼,却还要分出神防止空中朱雀的偷袭,连刀屠都不可幸免的腿部中箭。

“少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刀屠一只脚脱力,全靠手中的大刀才勉强支撑起身体。中年少主眉头微皱,“李别鹤,你这个老匹夫,你以为凭着两只机关兽就可以坏我大事?”中年少主暗自念叨,接着放声高喊:“朱雀、白虎相生相克,朱雀的机关核心在下腹,白虎的核心在它的后颈,集中全力进攻白虎,朱雀交给我!”

“是!”众人有了目标,纷纷施展轻功飞向白虎的背脊,而中年少主则纵身一跃踩着树身隐入树丛中。机关兽朱雀见众人开始围攻白虎,便放低身姿想要援助,不料一个黑影突然从树丛窜出,一道亮光划过,长剑笔直的插在朱雀的右翼,锋利的长剑在右翼上留下一道缺口,机关兽朱雀在空中一阵晃动,很快便调整了身形再度升空。中年少主抓住机会,抛出长绳缠绕在插在朱雀身上的长剑上,朱雀发现了身下的人影,立刻以俯冲姿态冲向地面,想要将此人摔死在地面上。然而朱雀却小看了对方的轻功修为,中年少主借着绳子靠近了机关兽朱雀,一番搜寻,很快便发现了机关兽身子下的一个小铁板,打开铁板便看到了朱雀的运转核心,中年少主将核心取出,朱雀便立刻失去平衡,笔直的朝着地面坠落。随着一声巨响,机关兽朱雀摔落在地,零散的部件散落在地。而白虎也在众人围攻下,运转核心遭到破坏,失去了战斗能力。

“快回去告诉族长。”

“好。”

不远处藏在草丛中的李族人刚转身,便听到背后有人喊道,“那边草丛有人!”话音刚落,一枚飞镖便急射而来,“小心!”一具身躯挡在了报信之人的身后,替他挡下了这必死的一镖。

“阿良!”

“大山,快,快回去告诉族长,让他早、早做准备,快、快去。”说完,阿良便停止了呼吸。大山强忍住愤怒,阿良是他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兄弟,没想到今天却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了人世。他擦去眼角的泪水,转身朝着天机城赶去。

“哪里跑!”又是两枚银镖自背后射来,大山身体一侧,躲了过去,不料却还是被另一枚飞镖射中腿部。大山强忍剧痛,颤颤巍巍的奔向机关城。

一路奔走,当大山走到机关城外时,嘴唇已经严重发黑,大山昏昏悠悠的感觉眼前一暗,此时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腿,仿佛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一般,身体一软便摔倒在地。

“快救人!”城门慢慢放下,从城中走出两个壮年守卫扛起大山进了天机城内,“族长。”李秋林看到两个守卫背着一个人走进了屋子,急忙问道:“怎么回事?”其中一个守卫将大山放在地上,开口道:“族长,他的名字叫大山,刚刚被派出去打探情况,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被人发现了。”李秋林看着大山发黑的身体,拳头攥作一团,这些人真是可恨。但现在的情况,由不得他做更多的感慨。大山既然这么着急赶回来,就意味着他一定有重要事情想要汇报,究竟是什么事情呢?而且看来现在的局面比想象的要困难了。李秋林有些拿不定主意了,这样的局面,他也是第一次面对,下意识地回头看向自己的父亲。他的父亲,那个白发老人正是中年少主口中的李别鹤,老人不慌不忙的走到大山身边,看着他发黑的身体,用拐杖挑了一下,露出了大山受伤的腿部,伤口上还插着那枚银镖。守卫这才看到了那枚银镖,刚要弯身去取,就被老人的拐杖挡在身前拦了下来。

“别碰,银燕镖上有剧毒。”李秋林脱口而出道,他显然知道这枚飞镖的来历,接着他又说道:“是唐门的人?这是为什么?我李家与唐门一向无冤无仇。”老人拄着拐杖走到门口,看着城外的天空,“秋林,有些事你还年轻不曾知晓,唐门和我们都曾是机关世家,不同的是,唐门精通的比我们要多,曾经我们和唐门在江湖上一直冲突不断,我们明争暗斗了数十年。直到唐门老族长去世,新族长继任后,这份冲突才逐渐平息。但唐门一直觊觎着我们李家的机关之术,我将宸瑶送入皇宫,也是为了进一步打压唐门而已。”老人陷入了回忆之中,突然老人神色一变,“不好!此番前来若是唐门之人,恐怕白虎和朱雀已经保不住了。”

“咚!”一阵沉闷的声音响起,声音响彻整个天机城,“护城机关启动了。”李秋林说道,老人没有说话,只是神色有些担忧,“爹,我们该怎么办。”老人声音有些沙哑,“先把歌儿送走。”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爹,爷爷,外面怎么啦?”老人听到这声音,脸色忽然变冷,瞪着男孩身后的女子,“小凌!谁让你把他带到这的!”女子听到老人的冷喝,吓得赶紧跪在地上,“凌琅知错,凌琅知错。”李秋林接话道:“小凌,后山还藏着一只机关兽,你带着歌儿从后山离开,没我传讯,不得回山!”凌琅急忙点头,赶紧站起身拉住男孩朝着后山走去。男孩却哭闹起来,“我不走,我要跟爹在一起,我要跟爹在一起!”小孩还在哭闹,老人却第一次凶巴巴的对着男孩说道:“赶紧走!再不走,就把你逐出李家!”男孩一听,泪水挂在眼眶中打转,他第一次听到爷爷这样凶他,男孩委屈的低着头,“爷爷,我想跟爹在一起,我不想再跟爹分开了。”男孩的话让气氛突然变的沉重,老人不再说话,他明白男孩的意思,自幼失去母亲的他如今又要面对这样的情形,纵是老人如何冷傲威严,在听到这句话后也不知如何再开口。李秋林也同样被男孩的话说的有些难过,但他宁愿男孩在今天失去父亲,也不想男孩今天死在这里,他是李家唯一的希望,也是他李秋林唯一的希望了。

“带他走!”李秋林强忍着心中的疼痛喊出这句话,男孩被吓住了,凌琅也被吓了一跳,李秋林瞪着凌琅,“还不走!”凌琅这才强行将男孩拉走,男孩的哭声在山中回荡,如此的撕心裂肺,可无论他的声音如何撕心,可在他朦胧的眼中,看到的只是越来越远的父亲和爷爷。看着拼命挣扎的男孩,李秋林脸上也划过一道泪水,“歌儿,是爹对不起你。”老人听到他的话,叹了口气,“秋林,振作一点,危险还没度过,我们要尽量给凌琅争取时间。”

“是。”

“铛铛铛。”武器碰撞声响起,中年少主带着人站在了李秋林和李别鹤面前,诺大的天机城,如今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老东西,别来无恙啊。”中年少主得意的看着面前的白发老者,“竟然是你!”李秋林认出了中年少主,这才显得极其愤怒,“你……”李秋林还想再说什么,却已经被刀屠一刀插入身体,鲜血顺着刀身流在地上。

“秋林!”老人悲痛的喊道,接着便瘫倒在地,手发着颤摸向李秋林的脸。“我的儿啊!”老人一阵急促的咳嗽,一摊血从老人口中咳出,中年少主走到他面前俯视着老人嘲讽道:“呦,这还是那个永远高高在上的李氏族长吗?你竟然也会流泪啊!”老人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激动,伸着苍老的手颤抖着指向中年少主,“你这个畜生,枉瑶儿一直那么爱你。”听到瑶儿这两个字,中年少主伸手一把抓住了老人的脖子,咬牙切齿道:“你要是真知道,也不会把她送给那个狗皇帝!”说完,中年少主一剑刺进老人的腹部,结束了老人的性命,然后站起身看着这座瞬间颓败的天机城,放声大笑起来。

“奶娘,你放开我!我要去找爹!”男孩拼命的想挣脱凌琅的手,凌琅蹲下身子伸手擦去男孩眼角的泪痕,“歌儿要听你爹爹的话,不然族长就不要你了。”男孩失落的回头看着天机城的方向,“奶娘,那些坏人是谁?”凌琅蹲下身子摸着男孩的头,“听族长说,好像是唐门的人。”

“唐门。”男孩重复了一下这两个字,似乎是很用力的记下了这个名字。

“少主!快看,天上有机关兽。”刀屠伸手指着后山刚刚腾空而起的机关兽,机关兽在空中歪歪斜斜的,看来操控者的操作不是特别熟练。

“放箭!把机关兽射下来!”少主吩咐道,顿时已经有数人撑起强弩射向空中,刀屠有些不解的问道:“少主,弩箭应该对付不了机关兽吧?”

“你懂什么!这并不是真正的机关兽,只不过是个简化版的木头疙瘩,而且操作者根本不会操控!”

“少主,射中了!”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少主从其中一个人手中抢过弩箭,屏住呼吸对准空中,沉静数息后,将弩箭射向空中。

“啊!”凌琅在空中惨叫了一声,弩箭刚刚射进他的右臂,穿透而过。鲜血顺着胳膊流了下来,“奶娘。”男孩担忧的看着满头汗水的凌琅,凌琅脸色苍白的笑了笑,终于右手没了力气,机关兽从空中颤颤悠悠的落了下来。少主看到机关兽落下,便下令道:“分头去找,绝不留李家一个活口!”

“是!”

“沙沙沙。”脚踩树叶的声音在林子中回荡,少主握着剑走在山林中,突然看到前面的地上躺着一个幼小的身影。当中年少主走过去时,看到了男孩脏兮兮的脸以及他已经被树枝刮烂的衣服,“竟然是他。”中年少主将剑插在了地上,他没有选择将男孩杀死,而是弯下身子将男孩背在了身后,朝着玉龙山外走去。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