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一轮诡魅血月悬挂于漆黑如墨的天幕上,这里是一片死寂枯冷的世界。无尽的永夜与寂寥,黑暗与冰冷仿佛是这片虚无的世界永恒不变的唯一主题。

  而天穹之上的那轮赤红如血的满月似乎是这片永夜中唯一的光亮。

  来自遥远夜幕中的淡淡月光倾泻而下,而在这片死寂的世界中隐隐约约可以窥见一座极其巨大的浮空岛屿悬浮在夜色之中。

  而在那座巨大的浮空岛屿的四周,无数根庞大粗壮的锁链自那无尽遥远的漆黑天穹中伸出将整个浮空岛屿牢牢囚禁在虚空之中。

  而在那淡白月色的映照下,玄黑色的粗壮铁链上竟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诡异符文,符文上竟还流淌着浓郁似血的幽深光晕,仿佛是来自九幽邪魔的擎天巨手将浮岛紧紧地囚于掌中,愈发显得这片空间的诡异······

  在那座神秘的浮空岛屿上,竟然是一座巨大的圆形城池的废墟,废墟之中尽是破碎坍塌的不知是何年代的古老建筑。

  随处可见的断壁残垣寂静地伫立在一片荒芜又黑暗的城池中,似乎历经了千万年的岁月无言述说着这座永寂的死城诡谲的过去······

  在这座巨大的城池废墟的中心是一片方圆数千丈的广阔空寂的广场,广场的四周伫立着十二座形态各异、高约百丈的古老神秘已经有些破损的石像,而这一尊尊石像雕刻的竟是一头头栩栩如生、造型怪异的巨兽,就像是来自远古洪荒之世的恐怖凶兽被封印于这诡秘的石像之中。

  更加令人感到诡异的是,这些巨兽的石像全都显现出一副凄厉嘶吼的模样,似乎在做着极为痛苦的挣扎,同时又好像在守护着什么一般,并且石像上都刻满了玄黑色的奇异纹路,竟是与那神秘擎天铁链上的符文极其相似。

  在赤红血月的照耀下,那些神秘纹路竟泛起了幽幽的血红光晕流淌在寂夜中静伫的十二座巨兽石像上,丝丝极为邪恶古老的气息从那纹路中散发出来,愈发显得诡秘······

  不约而同的是,广场上四周这十二尊神秘的巨兽石像全都看向同一个地方,那里便是整座庞大城池废墟的最中央。

  广场中央是一座巨大的恢宏古朴的圆形祭台,祭台方圆千丈有余,祭台的四周是可供登上祭台的长长的石梯,石梯极其缓长从底部一直到祭台上方不知有几千层石阶,只是在无尽岁月的侵蚀下,石梯已显得有些破败,这祭台的边缘也已经破损不堪,而祭台的上方却是一片广袤无际、极为平旷的平地。

  祭台的边缘在淡白月华的照射下可看出些许残缺模糊的古老而玄奥的符纹,而这些符纹由祭台的边缘由外向内不断地延伸着,诡异变化的线条纹路将整座祭台覆盖住,仿佛形成了一个极为庞大的巨阵。

  而祭台上方的符纹在幽夜中闪烁流溢着诡异血芒,似与那天穹上的诡魅血月遥相呼应着,给这片本就神秘的祭台平添了一份诡谲奇异······

  而更加令人震撼的是,在整个浮空岛屿的中央、圆形祭台中心的区域是一幅极具震撼和巨大视觉冲击的场景——一尊高约上千丈的极其庞大的巨龙石像静伫在这祭台上无数诡异符纹构造的巨阵中心。

  一股十分洪荒而古老的威严气息从那巨龙石像中无形散发出来。巨龙石像通身呈现出一种古朴的黑色与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在石像的上方,五根比那拴住浮空岛屿的铁链还要粗大数倍的万丈长的巨大锁链从那不知尽头的无际漆黑天幕中垂下,像是来自无限黑暗的恐怖魔神的五根囚龙般的巨指将这庞大的巨龙石像牢牢地囚禁在祭台中央。

  巨龙的背后,一双数百丈长的几欲遮天的巨大龙翼于虚空中伸展着,似乎欲腾空而起将这永夜的天穹遮蔽但却被那巨大锁链牢牢缠绕住无法动弹。

  巨龙的龙首朝向那轮血月所在的方向,似能吞天的巨大龙口对着那轮幽魅血月张开,露出一排极为锋锐无比的恐怖龙牙,仿佛在向那轮永夜中的血月嘶吼咆哮。

  而在巨大的龙首上,那双石像上的龙眼竟是一片空洞虚无,空洞的双眼中是一片比那漆黑永夜还要深沉的无尽黑暗。此时,一缕细微奇诡的涟漪波动从那巨龙双眼中散发出来······

  突兀的是,在巨龙石像的胸口处竟然插着一把通体漆黑造型古朴的长剑,剑身一半没入石像当中。

  除巨龙石像外,在祭台上空还悬浮着七个不过几丈大小的浮台,而那七个浮台上竟然端坐着七个穿着一身黑色长袍的人类,在这个死寂的世界中格外的突兀。

  不过这七个人类只是静坐于浮台上,面色枯老,眉目紧闭,丝毫看不出一丝生命的气息存在,如同死人一般。枯老的面孔上布满了岁月留下的沟壑。

  而在这七个人类与那巨龙石像中间的地方,一座并不起眼的破旧石台上摆放着一个约莫长一尺宽半尺高四寸的神秘石龛。

  石龛造型虽古朴但精致,上面刻有奇奇怪怪的神秘浮雕以及玄奥复杂的铭文。而在石龛当中,一枚同样造型古朴又精致的神秘戒指安静地躺在石龛里,戒指通体呈漆黑色就像是那巨龙石像的颜色一般。

  戒指的指环外也雕刻着玄奥奇诡的铭文,戒指的主体是一个缩小的龙形身躯,而那戒指上龙首的双眼竟然如那巨龙石像一样一片空洞,是死一般的黑暗。

  寂月腥红如血,幽魅诡异;巨龙石像洪荒古老,威严震撼;神秘人类静坐浮台,枯老如死······

  忽的,此时那轮如同邪神血眸般的永不坠落的永恒血月,竟然露出了一个缺口,缺口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来愈大,并最终消失于永夜中。

  就在那血月消失之后,这片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浮空岛屿开始震颤,那紧紧拴住岛屿的擎天锁链开始断裂,巨大的裂纹由浮空岛屿的外面不断向里面延伸。岛屿上的城池废墟也随之支离破碎如同风干后的纸被风吹散成灰烬,广场四周的十二座石像上的邪恶符纹逐渐变得暗淡后彻底消失。

  而那些石像也随着一同倒塌碎裂后化为尘埃。巨大祭台开始不断碎裂坍塌,祭台中央的龙型石像上布满了纵横的裂痕,但却没有倒塌。

  诡异的是,那七个人类老者竟齐齐睁开了眼,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那几欲坍塌的巨龙石像后,其中一名身着深紫色长袍的老者来到了神秘石龛前,将那枚神秘龙戒取出。

  随后,虚空之中,一阵空间波动,一道光幕凭空出现,那七位人类老者便齐齐踏入了那道光幕之中,消失在一片快要完全崩塌的世界中················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