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异狼袭城

初秋的上午,一阵异常的喧闹把李唯思从睡梦中吵醒。

他不情不愿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用干草、树枝胡乱堆的窝棚,矮到让成年人根本坐不直身子。

局促、拥挤、肮脏。

看着眼前的环境,李唯思叹了口气,不禁开始怀念当年。在来到这片大陆之前,他还是在地球上一个愉快生活的小职员,虽然年近三十还没老婆,但日子过得却是十足的滋润。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一觉睡醒就奇妙的来到了这个世界,还变成了一个明显是刚出生的小小婴儿。

至于“李唯思”这个名字,正是在他襁褓里塞着的那块绢布写着的,他自觉是鸠占鹊巢霸占了别人的身躯,不好意思再用自己的本名,便也认可了自己的新名字。

从婴儿到幼儿,到少年再到李唯思,今年他已经十七岁了。

十七年时间,足够他彻底了解这片全新的世界。

这片全新的大陆名叫月秦大陆,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大陆块,分别被称作东陆、西陆、南疆和北地。在李唯思所在的东大陆上,除了人类之外,还有不少其他智慧生物种族存在,有些会受到人类的喜爱,比如毛茸茸大眼睛的猫人,也有与人类互成天敌的,比如凶狠的狼人。

这里的科技发展非常缓慢,仅有地球十五世纪左右的程度,交通基本靠车马、生产基本靠手工。如此程度在李唯思看来,无异于茹毛饮血。

这里科技发展缓慢是有原因的。除了各种智慧人种之外,大陆上还有一种被统称为“异兽”的怪物。例如——磨盘那么大的老鼠,会喷火的蛮牛,长翅膀的大老虎,凡此种种。智慧种族整天受到它们的威胁,想发展科技工业也确实没有条件,只能选择最笨的方法:建起高高的城墙,最大限度的抵御外来异兽的袭击。

一般说来,巨墙之内的人大致可以划分为三个大的阶层。穷的那些,只能生活在高墙的阴影之下,终日很难见到阳光,若有异兽袭城,他们也会更早遭难;有钱有势的豪门大族,则自然是位于城池正中央城主府的周围区域,宅邸如坪,侍者成行。至于不穷不富的,夹在这两个阶层之间,倒也自得其乐。

只不过,李唯思却不属于内城。

城墙耗资不菲,建成之后也难以扩建,很容易就会达到人口的饱和。饱和之后,那些交不起税的穷苦之人便只能被赶出内城城区,自生自灭。这样的人多了,城外的高墙下便会形成贫民窟,借助城防卫队和城墙的威慑力苟且偷生。

比起规划整齐的城内,城外的贫民窟脏水横流、臭气熏天,环境糟糕透顶,但养育的人口却是着实不少。在不远处的红石城城墙内,豪富贵族只够养条狗的窝棚,在贫民窟往往就可以塞下十七八个人。

起初李唯思还心有不甘,琢磨着是不是能进城获得个居民身份,或是干脆一场梦醒,回到地球世界。可这煎熬的十七年过去,他早就已经认命了。

不是每个人出生都会有奇遇,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主角。

一个人一脚踹翻李唯思住了好些年的破窝棚,叫道:“异兽来袭!你他娘的还在这干嘛呢?不要命啦?”

异兽来袭?

李唯思心头一凛,顿时睡意全无。

他根本看都不看,伸手一摸,捡起了身边那根几乎从不离手的老旧投枪。

摸到它,李唯思的心里忽然安定了许多。这玩意可是正经的城卫军制式武器,是他在十二岁那年某一次外出打猎从一头被城卫军重伤的异兽身上侥幸拿到的。这杆投枪在他手里已经有五年时间,一直保养得当,真用来对敌,很是有些杀伤力。

城墙根底下,早已有大批的贫民聚集了起来。他们各自握着破铜烂铁一般的武器,成年人男人在外、老年和妇女在中间,小孩则缩在最内,看起来倒是符合常规战阵的规律。

列阵才毕,几百米外的山坡上便有一个异兽的脑袋露了出来。

李唯思认得他们。它们名叫“厚棘魔狼”,是很常见的一种二阶异兽。在总计十阶的异兽品阶中,二阶听起来并不怎么厉害,但真正面对的时候,便会发现这些位于异兽底层、被称作狼的生物甚至有母狮子那么大。在它们贲起的肌肉内部蕴含的力量堪比棕熊,随便一巴掌就能把铁皮重盾拍出个大坑,那张铁嘴更是咬铁甲如啃嫩鸡。除此之外,它们的毛皮也极为强韧,还生有坚硬的棘刺——这就如同人类穿着的精铁锁甲,普通的刀砍矛刺很难伤到它们,唯有城墙上的重弩和重骑兵的刺枪,才能对它们造成本质性的伤害。

更可怕的是,它们从来都是成群出现。

走在最前的厚棘魔狼迈开脚步,从最高的山坡缓缓走下。在它身后,一个个比头狼小了一号的异狼摇头晃脑的走了出来。

十头、二十、三十……

狼群密密麻麻,漫山遍野。

这是一个足有二百头异狼的巨大族群。

所有贫民窟的穷人都有些慌了。别看他们人数多达几百,可真正能对付三五十头异狼便已是极限,这将近二百的狼群,可以在十分钟内将整个贫民窟化为尸山血海。

轰隆的响声自远处传来,是红石城的城防卫队关闭城门的声音。

由于异兽种类各异,特性也不尽相同,当太过强悍的异兽来袭时,内城的军队便需要专门穿戴克制异兽的装甲,换上合适的武器,才能出城驱赶。为了防止异兽冲入城内,先关上大门,并以城墙上的重弩拖延时间,是守城时最标准的做法。

这一段城墙上,每隔五米便有一架城防重弩,转眼便有无数城防卫兵登上城墙,自城墙下的武器库中搬出成箱成箱的弩箭,装箭扭弦,忙得不亦乐乎。

狼群时聚时散,一半缓缓靠近城门,另一半则兜着圈子向贫民窟靠近过来。它们或许是时常袭击城市,知道城防弩的射程,一直在射程边缘徘徊,等着人类先动。

城墙上的一名新兵紧张得满头大汗,终究没控制住自己的双手,向狼群射出了一箭——这一箭,即宣告了一场大战的开幕。

百米的距离,在异狼的脚下就是瞬间的功夫。这两百头异狼默契的兵分两路,同时扑向了城门和贫民窟两处。

城防重弩后的士兵们几乎同时扣动了厚重的扳机,拇指粗的重箭自重弩中激射而去,瞬息便将好几头异狼钉在地上。这些异狼生机极为强悍,哪怕是被洞穿身躯,也可继续奔跑好一段时间,只有被彻底钉在地上才算暂时失去战斗力。

城门处的异狼先到一步,无数巨狼离着城墙数米就纵跳起来,像蜘蛛似的直接扒在城门之上。这精钢打造的城门在它们的尖爪之下如同朽木,巨狼一扑便能凭借利爪挂在门上。它们的牙齿比利爪更为可怕,几口下去,便将三寸厚的铁门撕开一个口子!

城门内侧,无数手持精钢战矛的士兵早已严阵以待,门缝裂开之时,便是一阵疯狂的戳刺。冲在最前的异狼身中数矛,遍体鳞伤,却是不死,只是蹲在地上暂时歇息,换别的同伴继续攻坚。

相比之下,贫民窟这一边就显得惨烈了很多。冲在最前的强壮巨狼之中,有两头不幸被城防巨弩射穿,其余的异狼则凭借超强的体魄,生生跃过贫民窟最外圈的防御,扑在了内圈贫民之中。内圈的贫民毫无防具,仅有的武器也是参差不齐,一时间哭叫与怒吼震天。

有一头巨狼,好巧不巧的就落李唯思的身边不远。

那头巨狼约莫是以前经历过激战,一只眼已经瞎了,留有一道深深的伤疤,脸上近半都是秃的,仿佛被火烧过一般。

它一落地,旁边一个还算强壮的独臂汉子便大吼一声,手中柴刀当头砍下。异狼连理都不理,钢刀砍在脑门上,发出“当”的一声,却连血都没流出半滴。

异狼似乎对着独臂汉自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闪电般的伸脖一口,咬住了他的腰肋,再甩头一撕,便把这人开膛破肚,吓得周围的女性一阵呼天抢地。

“不要打头!砍它们腰!”人群内圈,一个上了岁数的老者放声吼道。

铜头铁尾豆腐腰,异狼也一样。只不过说归说,真到了生死战阵上,出刀的机会就只有一个。巨狼落稳了脚跟,后脚一蹬,便将一个人踹得浴血倒飞,肠穿肚烂;前爪一扫,又拍断一个贫民的小腿。接着,它向前纵跳一步,凭借蛮力撞翻一人,顺势张开血盆大口,刚好咬住了一个小孩的胳膊,只一拽,便把小孩拖倒在地。

小孩的母亲分众而出,一头扑倒在自己的孩儿身上,一边哭叫一边奋力拉扯,想要从狼口之中夺回孩儿,可那巨狼却哪有恻隐之心,牙齿猛然合拢,咬碎小孩的手臂,一只右爪高高抬起,准备把这两个可笑的人类一齐了断。

正在此时,一个少年手持刺刀,从狼的背后迅速接近,稳定的将刺刀从异狼肛门处插入,几乎齐柄没入了异狼的腹腔。巨狼疼得全身一抖,旋即大怒,倒想瞧瞧是谁敢如此伤它。那持刀的少年双手握刀太紧,竟被异狼拖倒在地。

异狼一口下去,便把少年的一条大腿生生扯掉!

大腿动脉断裂,少年的鲜血如喷泉一般溅射出来,喷了那巨狼满头满脸。它本就瞎了一眼,现在仅存的眼又被鲜血糊住,一时无法视物,猛甩其头。

人群中,一个持投枪的少年越众而出,正是李唯思。他早就在旁边等了好久,此时终于等到了机会,投枪毫不犹豫的投掷出手!

自从五年前拿到投枪的那一天起,李唯思便开始每日不辍的勤练投枪技巧。前世的他是个十足的军事迷,对于枪械尤其喜爱,深知子弹出膛时加以旋转便会更加稳定的道理。因此,他在投枪上雕刻了几条类似“膛线”的花纹,投出手时也会给枪身施加一点旋转,借此来增加稳定和准头。

在这样的手法下,投枪在空中毫无任何弧线,如城防弩炮一般平平飞出,居然正中异狼眼窝!

不论是什么生物,眼珠也一定是弱点之一,哪怕是最强的异兽也不例外。而且,在眼珠的后面,就是异狼的脆弱大脑——先前的肠胃破裂,异狼或许还可以凭借极强的生命力恢复过来,可大脑被投枪绞碎,却是直接宣判了它的死刑。

巨狼轰然倒地,身体扔是不断挥舞利爪,好半天才终于停止了动作。

可惜,贫民们根本不能就此松一口气。

因为外圈的防护,已经被更多异狼冲破了。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