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演武场

清风镇-李家

李家今天热闹非凡,因为四长老的儿子李猛天赋异禀,被九级宗门“金刚门”收入其中,等着去了就为外门弟子,这件事在这个小镇上可是一件大事情,因为等李猛在金刚门有所成就,便会回这个小镇上来光宗耀祖,李家到时候便会一家独大。

四长老今天也是兴高采烈,他没想到儿子出门逛一下街,竟然会让金刚门的长老看到,并且纳入门中,并且自己吃了金刚门长老给自己的淬体丹后,从炼体境第六重一下突破到了第七重中期,所以整个人也不由得飘飘然。

李家的练武场之上,现在是人潮涌动,人满为患,昨天的金刚门长老发话了,今天将在这里来进行一场比试,挑一些天赋还不错的人,同着李猛一起去金刚门,所以现在不论是大家族的人,还是散修,全都在这里,希望能够参加一场比试,来证明自己,

他们希望被长老看到,随后带他们到金刚门,因为他们都知道,宗门是为了让他们成长的,宗门里有修炼资源,修炼的功法,还有各种的灵兵利刃,那会为他们修行的道路做铺垫。

而如果不去宗门,靠他们散修的话,会非常辛苦,而且,除非有非常大的机缘,不然的话有可能一辈子都到不了更高的境界,一辈子就只能这样碌碌无为,成为一个比普通人身体强壮点的“修行者”。

过了许久,只见金刚门的长老前往前方的高台之上,在中央站着,旁边也站着几个中年男子,分别是钱家家主,崔家家主,欧阳家主,李家家主,还有李家四长老,金刚门的长老就是为了人家四长老的儿子而来,四长老的地位当然也水涨船高了起来。

金刚门的长老润了润喉咙开始说道“即日,我便要带着李家四长老之子回金刚门,我还要顺便再看看我们这有没有较好的天赋,我将顺其将他带回宗门,特此,我在这里举行一场比试,出众的人我带他同回宗门,所以你们要加油了,现在,比试开始吧!”

等到金刚门长老说罢此话,在演武场中央缓缓升起一个方形石台,白玉色的砖石,有两人之高,在演武场上呈现出来。

这些比试是以抽签来决定的,无论是镇中的,还是来自其他地方的,只要想要上去比试便都可以上石台,不过尽是一些少年,或许那些上了年纪的,知道自己不如那些年轻人,自己的潜力已经到头,要那些资源也没有用,还要上去去和那些少年们争抢,太过于..,所以,几乎没有。

等大家都抽完了签之后,那些少年便会按照序号开始开始上场

“现在,由一号对决最后一号,二号对决倒数第二号,然后以此类推”四长老在这里充当起了监考官。

四长老话音刚落,从一侧石台走上来一个少年,一身白袍,手里拿着一把折扇,一身正气,好像是一位不沾染世俗的高人,只是他那稚嫩的脸还在向别人表示着他只是一个未经世事的某家少爷而已。

“快看,是欧阳家的少爷,欧阳云”“听说他的武魂是一把折扇,属于物武魂,”“对对对,我还听说啊,那把折扇在上古时期曾经是一位圣人的是身边物品,导致折扇上面沾染圣光,百邪不侵呢”还未等另一位上场,下面的人便已经开始惊呼起来。

就在这时,旁边另一侧也有一个人迈着步子登上台来,只不过那人与欧阳云不同的气质,欧阳云呈现出的气质是儒雅,而这位便是奔放,穿着一身金色的长袍,那布料都是极好的,应该也是一位少爷,可是他好像偏偏不同,一身肌肉发达强健,给人以一种气势逼人的感觉,刚上台,便把欧阳云带来的气势猛的压下。

“快看,是钱家二少,听说与欧阳云同岁呢”“我也听说这个二少与他哥哥不同,他哥哥是一心经商,将来好掌控钱家,而他对那没有兴趣,一心向武”“对啊,你说这个钱家怎么会有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呢?还是亲兄弟”“不过,还别说,他武力挺厉害的”...得,又是这几个爱揭人八卦的人。

“欧阳家,欧阳云”,欧阳云做礼。

“钱家,钱虎”,钱虎粗声的说

“钱兄,你我何必这样动手呢,不如你停手,待我取得名次后,咱们去喝一杯?”

“别说废话了,要打就打,这个名词,我要定了”说着,钱虎便扑上前来,一拳直取欧阳云门面,这一拳刚劲有力,如果打在脸上这一下肯定会半天爬不起来。而欧阳云身体一闪,便把这一拳躲过,同时反手一掌推出,拍在了钱虎身上,别看这一掌无力,可是打在身上力可不小,钱虎被这一掌拍的向后退了几步。

“哎呦,还挺有劲,那我要下死手了啊”说完,只见他身后浮现出一只金色的老虎模样,浮在上方,“吼!”金色老虎一声咆哮,向欧阳云扑去,利爪之间泛着金色光芒,给人一种能够切开万物的感觉。

“呵呵,金钱虎?那你也来试试我的吧”欧阳云向后退了一步,随后他的身后浮现出一把白色的折扇,白色的光芒浮现,上面画着山水,让人感到无穷的压力,好似身上背着山水似的,快要呼吸不过来。

“去”欧阳云一挥手,白色纸扇也随之挥动,凭空刮起了一个风球,向前刮去,与金钱虎的利爪撞在了一起。

白光与金光相撞,散发出更加明亮的光芒,照亮整个石台,闪的别人睁不开眼。

“这就是武魂的力量吗?炼体境便可以释放的力量,人人都能觉醒的武魂,为什么我就偏偏觉醒不出来,为什么!!”演武场远处,一个少年紧握拳头,在心里发出无力的怒吼!“为什么别人就可以修炼,为什么我就不行,为什么别人就能成为强者,而我要在最远处看着别人,为什么啊!!”

少年无力的挥舞着双臂,身体因为激动而在颤抖

这是场上的白光散去,而离的较近的人发出一阵惊呼。

字体
白天